盧德之:中國慈善扶貧的共享價值與全球構建共享文明的現實性
發表日期:2018-09-30 16:17:58

盧德之:中國慈善扶貧的共享價值與全球構建共享文明的現實性.jpg

【編者按】9月20日,由民政部、國務院扶貧辦、全國工商聯、廣東省政府、深圳市政府、中慈聯等共同主辦、以“聚焦精準扶貧,共創美好生活”為主題的第六屆中國公益慈善項目交流展示會在深圳開幕。深圳市中國慈展會發展中心理事長、華民慈善基金會理事長盧德之博士應邀在慈展會“大國攻堅,決勝2020”國際公益峰會上作主題演講。經作者同意,將演講全文予以刊發,供參考。

尊敬的民政部等部辦委領導、深圳市領導、國際國內慈善界朋友們:

大家上午好!

剛才主持人王振耀院長給我作了一個介紹,這個介紹有些夸張。我只是對共享這個概念作了一些詮釋而已。共享理念是黨中央在十八屆五中全會上提出來的一個偉大的發展理論。最近十多年來,我一直是一邊做企業,一邊做慈善。華民慈善基金會自2008年成立,到今年也已經10周年了。這十年里,我們在國內國際慈善與扶貧方面都做了一些嘗試。今年以來,為籌備今天這個會議,我作為深圳市慈展會發展中心理事長,特別研究了慈善與扶貧問題,學習了許多文件精神,也看了不少資料,有了一些新認識。下面,與大家作個分享,當然,這是一家之言,供大家參考。

一、慈善與扶貧的本質是共享

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擁有一套系統的價值觀,反映的是中華民族最基本的價值訴求與理想追求,其中最突出的是對共享的向往與探尋。聯系到慈善與扶貧,我認為,這種共享價值與追求既是中華民族的價值特征,也是人類重要的共同價值之一。而且,至少表現出了三個方面的特征:

第一,消除貧困是人類最基本的共同價值。我們知道,貧困既是一種自然現象,也是一種社會現象,貧困具有相對性,但也具有絕對性。人類自從誕生以來就一直在與貧困作斗爭。人類發展史也可以說是一部不斷地戰勝貧困的歷史。世界如此,中國也如此。比如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就已經解決了將近7億多人口的溫飽問題,特別是十八大以來,中國的貧困人口就減少了將近6800萬,到2020年還要讓最后將近3000萬人走出絕對貧困的狀態。中國推動共享發展,一個重要的目標就是必須打好扶貧攻堅戰。從實踐上看,能夠使這么多人在相對比較短的時間內走出貧困狀態,應該說是世界減貧史上的中國奇跡。而從人類發展的本質上說,中國消除貧困的決心與行動,體現的正是人類一個最基本的共同價值。

第二,慈善與扶貧本身天然地聯系在一起。慈善是什么?直觀上看,慈善就是“有者”對“無者”的幫助,是“多者”對“少者”的幫助,本質上是一種自愿性的幫助。幫助是自愿的,接受幫助也不能是勉強的,都是出自自愿的,不是強求的。否則,就不是慈善了。自古以來,慈善對象就是多元化的,但貧困與貧窮始終是慈善的重中之重,甚至可以說,慈善最初的對象就是幫助貧困的人解除貧困。今天,扶貧依然是慈善的重要內容,也是它的重要的價值。這不是人類的悲涼,也是人類發展的現實需要。人類的個別差異性決定了人的發展能力與水平的差異性。弱者自然需要強者的幫助與扶持。從這個意義上說,慈善的目標就是讓更多的人通過適當的方式共享發展,而扶貧就是實現共享的重要方式。

第三,慈善扶貧一定要更好地促進發展。慈善扶貧絕對不是簡單的均貧富。慈善扶貧既是一種美德,也是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一種方式。扶貧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幫助,既是物質上的幫助,也是一種精神上的幫助。通過慈善扶貧,讓貧困的人或者脫貧的人獲得物質上的好處,也讓富人或者付出的人獲得精神上的享受,使富人、脫貧的人都有參與感、獲得感、安全感、幸福感。同時我認為,慈善扶貧不能只講扶貧,不講發展。我們應當通過慈善扶貧,更好地激發全社會的發展動力與活力,所以扶貧就不是一個簡單的扶助或者說均貧富。剛才馬蔚華先生介紹了金融扶貧,他把金融扶貧作為一個金融產品來設計,以此更好地激發社會的活力,真正做到了,無疑有利于社會的發展,有利于經濟的發展,有利于扶貧目標的實現。所以我認為,扶貧與發展有關,與共享有關,也與資本有關,特別是我們在重新認識到了資本與發展關系的時代,我們更需要通過扶貧與資本去激發人們的創造性與創造力,更好地激發人們的資本精神。這樣的慈善與扶貧,就是一種促進發展的慈善扶貧,一定能夠推動社會經濟更加積極、健康地向上發展。 

二、科學慈善與精準扶貧

任何時候,科學都是十分重要的,科學地對待事物、處理事物也是非常重要的。慈善發展史說明,慈善出自于人的心靈深處,出自于人的愛心,但是慈善也需要科學的方式與方法。科學慈善最能讓慈善發揮最好的成效。我認為,進入21世紀慈善與扶貧,科學的價值更加明確。

首先, 21世紀慈善把慈善的外延擴大了,但扶貧仍然是重中之重。談到21世紀慈善,我們應當正確地認識20世紀的現代慈善。可以說,現代慈善是20世紀慈善的代名詞。現代慈善是從歐美等發達國家首先出現并發展起來的。到上世紀末,中國開始學習西方的現代慈善。面對快速發展的現實世界與全球慈善,我發現現代慈善也存在一些明顯的不足。三年前的秋天,我在洛克菲勒莊園參加一個國際慈善交流活動。交流會上,美國朋友介紹了一些經驗,其中就介紹了他們的慈善家是怎么到伊拉克、阿富汗去做慈善的,去幫助恢復戰后重建等,去幫助因戰而殘疾的社會弱者。當時我就提出了一個問題說,像洛克菲勒基金會、福特基金會這樣有影響力的國際大基金會,為什么總是強調支持政治家、軍事家在前面打仗,慈善家跟在后面做慈善?怎么不通過你們的影響力不讓戰爭發生呢?阻止戰爭,不是更大的慈善嗎?所以在我看來,我們必然超越現代慈善,倡導21世紀慈善。那么什么是21世紀慈善?21世紀慈善是以全球化發展為目標,以共享為最高價值,融合東西方文化精神,以慈善的方式參與到政治、經濟、文化、民族、環保、太空等各個領域,人人參與、人人享受的一種嶄新的慈善新形態。前面我們已經說到,現代慈善是以20世紀歐美慈善為代表的一種慈善形態。現在,中國經濟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但是我們所有的基金會加起來還不如人家一個基金會規模大。這樣行嗎?同時,如果我們完全按照西方慈善的套路走,可行嗎?學習是必要的,路還是要自己去闖!而且,現在已經是21世紀了,時代已經變了,世界發展的理念與方式已經發生改變了,慈善的形態也應該變。盡管如此,慈善和扶貧是天然的聯系在一起的,21世紀慈善的外延變化了、擴大了,但是扶貧仍然是21世紀慈善的重中之重。世界上只要還存在貧困、發生貧困,這一點就變不了。

第二,扶貧既是政府的責任,也是慈善機構的價值所在。扶貧是全社會的重要發展目標與發展工程。扶貧需要政府與民間的良性互動,需要官民共治。政府是扶貧的主體和主導,社會組織、民間機構是慈善扶貧的重要主體,而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補充。政府和民間都是主體,兩者共同發力,才能更好地促進慈善扶貧。特別是扶貧,我認為慈善機構、慈善人具有天然的條件。我們的社會組織,來自社會,來自民間,就生長在泥土中,我們更加了解社會,更加了解民間。扶貧需要政府的政治正義與政策扶持,更需要全社會用愛心去溫暖、去滋潤。我為了做一個好的慈善人,每年堅持到一家敬老院去看一看。看一看比較簡單,但我爭取在那里吃餐飯。這頓飯比較難吃,我一直還在堅持著,到今年已經堅持15年了。一個慈善人,必須有這種堅守,必須生長在民間、懂得民間,才能更好地在民間發揮積極的作用。我想,這是慈善人的社會基礎,也是慈善人的一種優勢。

第三,運用21世紀慈善的科學方法助力精準扶貧取得實效。21世紀慈善既是一種慈善理念與慈善形態,也擁有一系列的科學方法,包括透明度、法治化等,這對我們做好扶貧是一個很好的條件。習近平總書記明確要求精準扶貧必須做到“六個精準”,就是“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第一書記)精準、脫貧成效精準”。我認為,這是我國精準扶貧的核心要義,也是慈善結合扶貧的核心要義。我認為,要做到這“六個精準”,首先要把貧困的原因搞清楚。一個人、一個家庭的貧困,到底是人為的原因還是自然的原因?到底是缺少知識還是懶惰?等等,弄清原因很重要。找準病因才能對癥下藥。所謂“精準”,應當是扶貧不能出偏差,不僅扶貧對象不能錯,扶貧項目要“精準”,扶貧方法也要“精準”,而且應當推行“多元一體化管理”,系統性推進,效益化監管。比如對什么樣的對象采取什么樣的扶貧措施,就要是一個系統性管理過程。比如讓有能力的人自行脫貧,就要系統地支持他們發揮自己的能力。這個系統化過程既要強調制度化、透明度,也要強調人性的溫暖。在這些方面,慈善組織和慈善人應該有很多好的方法與好的的經驗。同時我認為,在慈善機構扶貧里面,比較難以出現官僚主義、形式主義的東西,當然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慈善的來源決定慈善必須強調實效,避免出現問題。慈善機構不管是官辦的還是民意的,都是自己拿錢去做慈善,必然會特別重視慈善的效果,而不是形式主義。

三、以國際慈善扶貧方式推動全球共享文明建設   

消除貧困是人類共同的價值,也是人類共同的事業。在今天看來,這種共同的價值與共同的事業,更讓我們看到了人類文明的一種共同趨勢與發展方向。也就是說,人類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共同面對發展中的問題,共同克服發展中的困難,共同享有發展的成果了。全球發展主義是大趨勢,單邊主義、狹隘的優先主義只會阻礙全球發展。從這個意義看,國際慈善扶貧的發展與進步更具有重要的文明啟示價值與前程。

第一,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只能走共享發展的道路。我最近去了美國、歐洲一些地方,做了多場演講。我發現一個大趨勢是,人類社會無論東方還是西方,大家走到今天,不管有多少困難、多少問題,都只有一個發展方向了,那就是走向共享,沒有別的方向。道理很簡單,就是我們這個世界已經是誰也離不開誰了,誰也不能獨自狂奔。不管特朗普先生有多牛,一個人能走多遠呢?這個世界既然是你離不開我,我離不開你了,那我們就只能朝一個方向走,不能反向而行。當然,你可以發展得快一點,生活得更好一點,但是我也必須好。如果長期只有你好我不好,我也不讓你好,這是恐怖主義的邏輯。人類走向共享是一個基本的大趨勢。如果從理論上闡釋,需要深刻的研究與把握。我今天想強調的一點是,人類幾千年文明發展告訴我們的是,今天還在發展的不同文明形態,誰要想戰勝誰、誰要想取代誰,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我認為,不同文明只能是“求同尊異”、尊重對方,相互交流、借鑒與融合,在融合的基礎上實現新的超越,超越出一種新的文明形態。我把這種新的文明形態叫共享文明。所謂共享文明,就是當今人類共同創造、共同認同、共同擁有的現代文明新形態,是人類與自然、社會與人本身所有關系的和諧價值的整合,是人類在現代生產社會中形成的共同遵循、促進全球化生產、生活需要的國際秩序、文化教育、制度設計和生活習性的新文明的集合。國際慈善扶貧應該是構建人類共享文明的重要的內容。

第二,中國慈善扶貧是國際慈善扶貧的重要組成部分,也為國際慈善扶貧提供了經驗。今天的會議,有很多來自國際學界和慈善界的朋友。我們在討論慈善的時候經常說,慈善具有國家性、民族性,但是也具有國際性。國際慈善扶助的本質是什么呢?就是平等和互助。我們今天既要看到西方文明價值發生的作用,西方文明價值也的確給了我們很多啟發。但是,我們也要看到,西方文明價值也面臨的挑戰。同時我們更應該看到,中華文明特別是其中的仁愛、忠義、包容、共享等文明價值的作用與意義。中華文明在21世紀人類發展中越來越體現出重要的價值和作用,特別是中華文明的共享基因在全球共享文明建設中,極有可能發揮很大的引領作用。長期以來,中國一直在國際慈善扶貧領域做了很多有意義的事情,包括“一帶一路”建設這樣的偉大倡議,也包括中國對非洲發展的支持等,都是建立在一種平等互助的基礎上的國際援助與支持,特別是無償援助、無息貸款、優惠貸款中的“贈與成分”等等,完全可以看得出中國政府,包括中國民間在國際慈善扶貧中價值與作用。我們的目標就是一個,就是希望大家攜起手來,共同努力,使得我們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第三,全世界慈善人聯合起來。為了人類的和平發展,也為了人類的共享文明,為了建設人類越來越美好的未來,我主張全世界的慈善人應該聯合起來。全世界僅僅是發達國家聯合起來,不會是好事。全世界僅僅是發展中國家聯合,也不會是好事。僅僅是富人聯合起來,窮人會很難受;但是窮人聯合起來,大家都可能難受。我相信,人類最大的慈善就是煥發人類最初的善良與愛心。所以,只要所有的好人聯合起來,全世界慈善人聯合起來,共同推進人類共享文明建設,我們這個世界一定會更加美好!

來源:華聲在線